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黄大仙东方心经78345 > 正文内容

《红豆》201907:【主编荐读】短篇小说是第一声鸟鸣——《幸福五

发布日期:2019-07-21 10:27   来源:未知   阅读:
 

  原标题:《红豆》2019.07:【主编荐读】短篇小说是第一声鸟鸣——《幸福五幕》创作谈 余同友

  我学着写小说有十多年时间了,其间写过长篇,写过中篇和短篇,甚至还写过微篇小说,可以说各种小说门类都试过,但回过头来检视一下,我发现写的最多的还是短篇小说,有一百多篇吧,这当然还是缘于我喜欢短篇小说。

  为什么是短篇小说呢?这个问题不好回答,如果硬要回答,那也可以耍一下无赖:喜欢是没有缘由的,类似男女相恋,你认为是牛屎堆,他却看成了香饽饽。喜欢就没有办法。

  接下来的问题是,什么是短篇小说。如果说大千社会是一座大森林的话,那短篇小说是否就是大森林里那一棵大树?不。那就是大森林里那一棵大树上的那一根枝丫?不。那就是大森林里那一棵大树上的那一根枝丫上的一个鸟窝儿?也不。那就是大森林里那一棵大树上的那一根枝丫上的一个鸟窝儿里的一只鸟?还不。那就是大森林里那一棵大树上的那一根枝丫上的一个鸟窝儿里的一只鸟的一声鸣叫?嗯。我认为啊,短篇小说就是大森林里那一棵大树上的那一根枝丫上的一个鸟窝儿里的一只鸟的清晨的第一声鸣叫。这才符合我对短篇小说的完美想象:浩瀚的大森林里有那么多的树,那么多的枝丫,那么多的树叶,那么多的鸟窝,那么多的鸟鸣,而只有清晨的那第一声鸟鸣才能被一个小说家听到,小说家是有福的了,短篇小说是有福的了。沿着这个思路再往深处说,那么短篇小说可以说是一门聆听的艺术。理想的短篇小说很多时候不是写出来的,而是凝神倾听的结果,它是浑然天成的,如鸟鸣。

  为短篇小说说了这么多的话,再来说说这篇《幸福五幕》。去年以来,因为一个主题写作项目,我沿着淮河干流走了四省六十多个县,多次与淮河两岸形形色色、大大小小的村庄不期而遇。我发现中国的村庄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处于一种超稳定状态,人情、物理、地形、语言等,可谓千年不变。但近几十年来,这些村庄却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出现了各种村庄的新形态,比如有整村搬迁的,有成了空心村的,有开发成旅游村落的,等等。那么在这样一种村庄形态多样化的现实中,村庄里的人是什么样的状态?他们怎么样面对这样的变化?于是我萌生了写一组短篇小说的想法,类似于一个文学化的村庄志,《幸福五幕》便是其中的一篇。小说中的“幸福花园”即是当下乡村村庄之一种。不管村庄形态怎么样变化,追求幸福总是人们永恒的心愿,《幸福五幕》中的王文兵、韩小兰、王腊梅以及王子涣他们都在各自的空间里追求并享受着自己的幸福,尤其是王腊梅的体会最直接、最深,追求最强烈。也许,王腊梅般的幸福体验是比较独特的,也不太容易被理解,但它是存在的。